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期货

定向降准改变不了宏观调控收紧预期

2018-08-23 17:47:23

定向降准改变不了宏观调控收紧预期

央妈定向降准1个百分点,释放了1

定向降准改变不了宏观调控收紧预期

.3万亿资金,有券商说,“货币政策理应有所转向,由中性偏紧转向适度扩大内需。”

是不是像券商说的那么乐观,货币政策宽松的空间被打开了?看看央行官给出的解释就知道了。首先,释放的1.3万亿里面大部分钱是用来还的,有9000亿偿还MLF,另外的4000亿元增量资金,也是定向给小微企业的贷款,丝毫没有“放水”的意思。当然,为了避免大家误会,央妈又再次表态“稳健中性的货币政策取向保持不变。”更重要的一句话跟在后面:“为了防范金融风险,仍需保持相对较高的存款准备金率。”央妈的潜台词是,别幻想一个月一次或两个月一次频繁的降准了,货币不会宽松。

不仅不会宽松,事实上央妈早就开始收紧货币的水龙头了。一个证据就是,M2增速从去年5月开始跌入个位数,今年3月M2同比仅增长8.2%,平了去年12月的历史最低值。

在不久前召开的博鳌论坛上,央行行长易纲在谈到货币政策时表示,“现在主要的央行都开始收紧利率,开始退出扩张,进行缩表,我国也准备好了进行这样的改变。” 迎接货币政策收紧

货币政策稳健中性的基调已沿用很久,但“做好准备迎接货币政策收紧”这样的说法多年来还是头一次。上一次是在2011年的博鳌论坛上,时任央行行长的周小川说过“货币收紧将持续一段时间”,在他此番表态前后,加息和提高准备金的调控手段被多次使用。7年后,易纲的话锋中再次指向“收紧”,是否暗示我国有可能加息?

就在易纲发表此番演讲的第二天,也就是4月12日,市场利率定价自律机制机构成员召开会议,讨论关于放开商业银行存款利率自律上限的事宜。坊间有消息称,央行拟允许商业银行适当提高存款利率的浮动上限,按银行的规模分批进行。有银行“已接到通知可放松上限10%”。这被市场人士解读为“变相加息”。贷款利率的上升则更为明显,最新监测数据显示,2018年3月全国首套房贷款平均利率为5.51%,相当于基准利率1.124倍,环比2月上升0.92%,就在2017年3月,当时的平均利率仅为4.46%,仅一年时间,全国首套房贷平均利率就上涨23.54%。

不仅货币在收,政府投资类项目也在收紧。3月初,发改委就《关于进一步加强城市轨道交通规划建设管理的意见(草案)》广泛征求意见,该意见收紧了对申报建设地铁、轻轨等轨道交通城市提出的财政、GDP、人口等硬性指标,对GDP和财政收入的要求均是15年前的3倍。按照新标准,还要从已批复建设规划的43个城市中刷掉13个。如果说这是收紧预期,毕竟意见还在征求当中,那么去年武汉、包头、呼和浩特等地的地铁项目被叫停,就是实实在在的收紧了。而去年11月财政部启动的PPP集中清理清退不合规项目行动,涉及总投资超17万亿元的万余个PPP入库存量项目,则更明确地释放了进一步收紧的信号。

调控收紧的影响在数据上也有体现:一季度工业投资、基建投资均出现回落,要不是靠着房地产投资的强势,被“铁公基”拖后腿的固定资产投资数据,不知道会有多难看。

3月底4月初,新疆部分地区暂停了PPP项目建设,湖南高达80%的项目退库,江苏则停止了无收益性质的增量PPP项目……还有更多的地方在清理整顿,一直以来被地方政府热捧的PPP也不再可能像过去那么野蛮生长了。

看不到通胀抬升

PPP的野蛮生长带来了不少隐患。2016年底,时任财政部副部长的史耀斌就曾公开披露:财政部督查组发现,一些地方的思维仍然停留在融资搞建设上,打着PPP的旗号采取政府承担兜底的形式,政府回购、明股实债、固定回报等变相融资问题较为突出。部分项目缺乏运营和绩效考核,实质上是拉长版BT。而这些做法既产生一定的挤出效应,影响PPP模式的规范推广,也增加了地方政府债务风险的隐患。

在各地最近密集发布的暂停政府类项目的文件中,也均提到“为了防范政府债务风险”。发改委公布的拟提高轨交申建门槛的征求意见稿,则更直接地给申建城市的地方债务率标出了红线:上一年度政府债务率超过100%、120%的城市,城轨交通项目的财政出资比例分别不得低于60%、80%;政府债务率超过150%的城市,省级发展改革部门不得批准新开工建设项目。在解释为什么“仍需保持相对较高的存款准备金率”时,央行给出的唯一理由也是“为了防范金融风险”。

而现在我们面临最大的金融风险就是地方政府和国企的债务过高,这就能理解为什么今年4月的中央财经委员会第一次会议强调打好防范化解金融风险攻坚战,要以结构性去杠杆为基本思路,特别是把地方政府和国有企业的杠杆尽快降下来。

的确,过去几年这一轮政府投资和债务扩张的速度太快,比2009年4万亿那轮还要快,因为地方政府除了通过融资平台和地方债这些老办法扩大投资外,还通过产业引导基金、PPP这些“新办法”加速扩张,这些新办法不仅隐蔽性强而且杠杆高,有些地方的产业基金杠杆率甚至达到了50倍!

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。7年前周小川表态收紧货币时是为了抑制通胀,当时的背景是2009年四万亿计划和与之匹配的过度宽松的货币政策,导致大水漫灌,资产价格飙涨吹起了一个又一个泡沫,“为了消除通胀走高的货币因素,货币政策必须收紧。”和当年不同的是,刚刚公布的3月份CPI同比上涨2.1%,环比下降1.1%,涨幅比上个月下降2.3个百分点,回落的幅度超出市场预期,“猪周期”还在下行,似乎看不到通胀抬升的苗头。

但是,难道还要等到通胀抬头时再去收紧吗?更何况,防范金融风险的攻坚战要打3年,如今只过了4个月,调控收紧还将持续一段时间。
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